第370章 和高育良的谈话(1200月票加更)(1 / 1)

沈隆叮嘱陆亦可和吴心怡,暂时不要将这个消息透露,等她们走后先去了趟医院,看望了刘高官,向他汇报了自己最近的工作,然后找到沙瑞金,将高育良的问题说了出来。∝菠√萝√小∝说

“…..现在大风厂的案子脉络已经基本清楚了,高育良在这起案件里担任了保护伞的角色,再加上李达康急于推动光明峰项目,才引发了九一六事件。”沈隆最后总结道,“这起案件牵连甚多,如果再加上龙惠公司、滨江集团之前的种种事件,牵涉这些事的干部就更多了。”

“不管是谁,不管有多大的背景,只要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,就一查到底。”沙瑞金当即表态,这也正是他们几个来汉东的主要任务,“同伟,你获得的这个消息很重要,为我们节省了大量宝贵的时间,我这就向上级汇报,申请对高育良进行调查,刚好巡视组就快下来了,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整顿整顿。”

沙瑞金没有提李达康,或许在他看来李达康在这些事情里是犯了一些错误,但这些错误并不是原则问题,他也没有从中谋取私人利益,属于可以挽救的对象;或者从他的角度来讲,留下一个犯过一些错误的干部更利于他今后开展工作。

“沙书记,我想去和高育良谈谈,他毕竟是我的老师、老上级,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也很难过,如果能够说服高育良主动交代,能帮我们节省更多时间,同时也能扫清很多障碍。”沈隆提出申请。

“这样也好。”沙瑞金想想答应了下来,如果能在巡查组到来之前就解决高育良的问题,也显得他们工作卓有成效。

于是沈隆再次来到高育良家中,只是这次并没有带林城玫瑰,脸上也少了几丝笑容,一进门沈隆就开门见山,“高老师,前天我和吴法官见了一面,吴法官和我说了一些事情,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您和吴老师已经离婚了。”

高育良的脸刷得就白了,旋即又恢复正常,笑着说道,“的确有这么回事儿,按道理说呢,你是高官,这些问题我没必要和你说,不过谁让你是我的学生呢,今天我就让你认识下你的新师母吧!”

高育良走到里间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香江的结婚证摆在沈隆面前,“是,这件事儿我是没有大肆宣扬,我毕竟不是一般群众,还要考虑影响的么?”

“但是您身为党员干部,婚姻问题应该向组织报备,而您显然没有,这是违反组织原则的。”沈隆提醒道。

“的确如此,在这方面我犯了一点儿小小的错误。”高育良依旧坦然,他似乎觉得这点小错误并不会带来太大影响。

“这可不是小错误,您应该对李达康和欧阳菁离婚印象深刻吧?李达康为什么要和欧阳菁离婚?一方面是欧阳菁有问题,他要和欧阳菁分割开来,二来欧阳菁要移居美国,如果他不离婚,那就是裸官了!裸官是不能当一把手的!”沈隆提醒道。

“您现在和吴老师已经离婚了,芳芳已经定居美国,我的新师母还有小师弟拥有香江永久居住权,需要提醒一句,裸官是指配偶儿女都在国外、境外的官员,香江也在这个范围之内,您这样绝对算裸官。”

“如果结合这个问题考虑,您向组织隐瞒新的婚姻事实可不仅仅是小小的错误啊!”这才是高育良不敢向组织汇报的真实原因,要是组织知道了,高育良是没办法再当政法高官的,更别说觊觎一把手的位置了。

“这的确是个错招啊!”高育良长叹一声,他和吴慧芬是零八年离婚的,考虑到影响不好,于是就去了香江结婚,原本打算等风声过去了再向组织汇报,谁知道10年国家推出了治理裸官的政策,这下他可就骑虎难下了。

早知道还不如就在汉东光明正大的把事儿给办了,或者暂且不和吴慧芬离婚,等到退休后再离然后去香江,正是因为这个问题,还有赵小惠送给他新妻儿的别墅财产,他才被赵小惠牢牢捆住,帮她的公司办了不少事儿。

“当年在吕州的时候,我就多次提醒过您,赵小惠不简单,您似乎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,还是中招了。”沈隆也叹了口气,高育良性格里的缺陷终究没办法改变啊。

“我有什么办法!李达康顶着不批,就把赶到林城去了,我要是继续顶着,赵立春会把我怎么安排?他当时可是亲口给我说,他只有赵瑞龙这一个儿子,让我多多照顾,我能怎么办?”高育良激动起来。

“李达康因为这件事儿,虽然进步节奏慢了,但终究还是进了常委,而且这次他也不会受到多大影响,打铁还得自身硬啊!”高育良的能力比起李达康还是弱了点,性格也软了些,但是对权力的渴望却一点儿也不输李达康,所以才造就了今天的悲剧。

“高老师,想必以您的政治智慧,不会不理解这次汉东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动,一口气空降了三个重要干部过来,尤其沙瑞金之前担任的还是纪高官吧?”沈隆又放出个大炸弹,“不,您肯定猜到了,只是一直不愿意也不敢去面对。”

“这是调虎离山啊,赵立春在汉东是时间太久了,他的家人在汉东攫取了这么多的财富,而且他临走前还留下了那样的名单,这绝对是个错误。”高育良不得不面对这些了,“现在针对赵立春的调查已经开始了吧?”

“是的,所以您现在没有多余的选择了,如果你能赶在巡视组来汉东之前,主动交代这些问题,相信组织会给您一个宽大的处理的,这也是我这个学生现在唯一能帮到您的地方了。”沈隆诚恳地说道。

“哈哈,果然如此,二十年来一场梦啊,现在终于到梦醒的时候了。”高育良惨然笑道,从沈隆口中得到赵立春的处境,击碎了他心中最后的防御,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