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一切全免费(1 / 1)

全才相婿 水冷酒家 1178 字 2个月前

先是上来一队穿着清凉的美女,伴随着快节奏的乐曲,跳了一段热烈的辣舞,一下子就将场内的气氛点燃。

紧接着,一个大号的离子球被搬上来,直径足有两米。

手拿麦克风的盛英,邀请凌若寒和齐光廷登台,还有苍吉和周泽宇,五人一起将手压在上面,里面立刻出现了类似电流的刺目光线。

伴随热烈的掌声,背后的白色幕布上,投射出五个字,奇珍拍卖行!

书法浑厚有力,架构合理,看来也是请书法大家题写的,又是风水大师又是书法家,奇珍拍卖行确实做足了充分准备。

之后,凌若寒款步走下来,站在越阳身边,微微蹙眉道:“其实,这种形式主义,大可不必。”

“为了今晚,他们可是下了不少功夫,看表演吧!”越阳无所谓的样子。

盛英首先自我介绍,担任奇珍拍卖行的总经理,周泽宇先生担任副总经理,负责日常事务,苍吉先生担任首席顾问,一听就是个闲职。

奇珍拍卖行,投资二十亿,打造高端拍卖品质,不接受来历不明的拍卖品,对买卖双方负责到底,有完善的违约赔偿机制。

另外,也不会拍卖不上档次的小物件,譬如,小珠子、小石头、小贝壳一类,借助镶嵌工艺就卖出高价来。

“想必大家都听过一个故事,叫做买椟还珠!我们绝不会在包装上大费苦心,但却不注重藏品本身的价值!”盛英说得道貌岸然。

话里夹枪带棒,分明就是讽刺嘉品上次的拍卖会,以结缘为噱头,拍卖一些杂七杂八的所谓佛门物品。

凌若寒面带不悦,越阳却没当回事儿,就让他们快活一下嘴,既然盛英认为不好,怎么还画了百万去购买,自相矛盾!

“各位朋友,各位来宾,现在,我宣布奇珍拍卖行的三大举措。首先,两年内,但凡在本行拍卖的宝贝,不收取任何费用。其次,本拍卖行资金雄厚,提供抵押担保,不想出手的宝贝,可以进行估价

抵押,获取流动资金,届时原价赎回。最后,也是最大的福利,本行组织了大量专家,免费进行宝物鉴定!”盛英激情道。

下面的掌声响成一片,久久不息!

兔子尾巴终于露出来了,奇珍拍卖行依托二十亿资金,一切都免费,无疑是一种恶性竞争,不给其它拍卖行任何活路。

“这太过分了,他们几乎把所有收藏者都给拉拢了过去。”凌若寒非常担忧,拍卖行不抽取佣金,还谈什么效益?

如此一来,嘉品拍卖距离倒闭也不远了。

“藏品拍卖这个行业,主要取决于竞拍者,奇珍虽然搞免费,未必能拍出高价来,这不是收藏者希望看到的。”越阳安慰道。

“他们还有抵押,配合鉴定,完整的一条龙服务。”

“真正的收藏家都有钱,谁又会去抵押?别想那么多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奇珍绝不可能一家独大。”越阳道。

“可这三条,真的很诱人,抛开竞争不说,方案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“广学而博,专一而精,听起来,拍卖像是主营,但其实都是为另外两个条件铺路。说到底,还是对拍卖信心不足,想要多渠道赚钱。”越阳不屑一顾。

凌若寒这才稍感安心,继续听盛英口若悬河的大讲奇珍拍卖行的优势。

不赚钱是傻子!但是,无论是盛豪还是功成,显然都不傻,他们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想把嘉品拍卖彻底搞垮,报邱必荣被挤走之仇。

嘉品下一次拍卖会,还没有计划,看奇珍拍卖目前的架势,嘉品要想收上来有价值的藏品,一定非常困难。

“下面,给诸位展示几个奇珍拍卖行的独家藏品,大家有眼福了。”盛英道。

记者们已经挤到前方,将长枪短炮都对准了舞台,两名工作人员先推上来一件藏品,用红布盖着,揭开后,大家都不由发出了惊叹。

这是一个玉石酒杯,个头不算大,高约二十公分,但格外晶莹剔透,站在

跟前都能看到对面模糊的轮廓。

接着,大屏幕上就出现了放大影像,还是动态的,每个角度都能看清,上面浮雕着精致的九条龙。

“汉代九龙杯,绝对真品,宫廷宝贝。”盛英傲气介绍。

“盛总,请问能值多少钱?”一名记者提问。

“九龙杯的价格,肯定是天文数字,但作为本行的独家收藏,是不会出售的。”盛英道。

“不知道用这个杯子喝酒,会是什么感觉?”周泽宇感慨道,一听就是捧哏的,故意拉话题。

“呵呵,可以试验一下。”盛英开心一笑,让服务员取来一杯红酒,当真就倒了进去。

玉质通透,杯子顷刻间变成红色,红酒的色泽变得更加纯正,颇有几分诱惑。

“请越阳先生上来品尝。”盛英突然说道。

“不喝!”

越阳断然拒绝,盛英的小动作瞒不过他,倒酒的时候,已经在里面添加了东西,灵眼之下,杯子上方,有黑气浮动。

“这可是九龙杯,太不给了面子了吧?”盛英激将道。

“放心,这里有毛毡垫,地上还有地毯,只要你不是故意摔的,坏了不用你赔。”周泽宇坏笑帮腔,苍吉也不屑嘲笑,上门女婿怕手抖摔坏了赔钱,所以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!

“好吧,我负责端着,出现任何损坏,都不让你赔偿,这下总该放心了吧?”盛英笑着再次发出邀请。

“不喝!”还是那两个字,越阳解释道:“我不喝有两个原因,第一,开车不饮酒,安全最重要,要保证当好妻子的司机。第二,杯子太脏了,不知从哪里挖出来的,你大概都没有洗过吧!”

众人一阵哄笑,也觉得越阳说得对,这是一件古物,不会使用化学试剂清洗。价值无双,但若论卫生的程度,显然不如下面的红酒杯。

“好吧,是我考虑不周,就该当面清洗。”盛英找了个台阶,直接将红酒给倒了,下毒的酒别人当然不能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