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九天奇门(1 / 1)

这招诡异的落空,不仅令君以南大吃一惊,就连观众席上也是出现了不少咽口水的声音,无他,这前后的反差实在是太过于巨大,让人难以接受,却偏偏又是个事实。

“认输吧,君以南,接下来的战斗,我怕会成为你一生的梦魇。”齐天一淡淡的说道,好像在说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,不同以往的嬉皮笑脸,似乎现在的他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他。

“呵,很好,很狂妄!!!也够资格让我用出这招!”君以南怒喝一声,全身气息爆发,就连脚下的地板都有些细微的裂痕,“地阴龙杀!”

喝声一落,右手凝聚一股磅礴的玄炁,所处的空间竟然都有些微妙起来,最后在其指间处化为一道模糊的掌印,这一系列动作几乎是在瞬间完成,手上的力量暴涨,满含凌厉劲气的一掌朝齐天一轰去,沿途连空气都被切割得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齐天一双手负于后,右腿朝前一步,淡漠的眸子随意打量着,那能撕裂空间的巨大掌印,可他却没有做出任何的防御举动,但当掌印来到他面前时,好似水滴遇到海绵一般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不!这不可能!”

君以南此刻哪还有什么偏偏佳公子的气度,脸上写满了愤怒和难以置信,当然更多的是惊恐,那双眼睛睁大得好像要裂开一般。

众所周知,一个人的灵魂是极为脆弱的,修炼灵魂的异术也是极为少见,就算你有幸得到一本,修炼起来也绝对十分困难。

而君家的地煞手,不仅能锁定并攻击人的身体,就连灵魂都隐隐有所触动,修至大成,一掌下去,足以将人的灵魂震碎,而只要被地煞手锁定的人,除非是修为高过施法者极多,否则,这一掌只能硬抗,极少有人能凭借秘术躲避的,饶是如此躲避起来也并不轻松。

像齐天一这般闲庭信步就将地煞手中的杀招躲过的人更是闻所未闻,若不是亲眼所见鲜少有人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
而且这已经不算是躲避了,

那挨实了,足矣撼动一般山脉的一掌,竟然如同空气一般消失在齐天一面前,着实是诡异的可怕。

看到这一幕的观众,无一不站起身来,屏住呼吸,死死地盯着场中,好像所有人都在找那股力量到底是怎么消失的。

整个观众席在这一刻安静得可怕。

“这少年施展的异术,有些古怪啊。”,此刻林奎海脸上虽然古井无波,但内心的惊讶却并不比任何人的少,这地煞手的威力,早些年他和君拓切磋的时候,不知道领教了多少回,饶是他天赋异禀,修习的也是顶尖术法,但依旧很难躲避这地煞手的锁定,更别说做到齐天一这一步。

“我这些年常在外面做生意,闲暇的时候也会参加一些各地异人组织的茶话会,但这少年所用的异术,我却也没有见过。”林贺略微惊奇道。

君拓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收敛了不少,显然见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在别人面前好似跳梁小丑一般,心中多少都有些难受。

“会不会是奇门遁甲之类的异术?”林贺问,显然这个问题是指向徐娇的,医术与奇门自古相通,而且她的感知力也确实强过在座的三人。

“不像,这少年闪避的位置,时而吉时而凶时而大凶,压根就不像是个懂奇门的人,而且最令我震惊的是,他闪避时,我竟然有一种空间错位的感觉。”

徐娇此言一出,三位异人界的大佬心里都咯噔了一下,或许是碍于面子三人心中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都自动忽略,可当徐娇亲口提出来时,三人就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。

一个拥有先天异能是关于空间类的异人是怎样妖孽的一个存在?至今楼外楼七尚书之一的陈尚书就是最好的证明,以二十七岁的年纪坐上华北尚书的宝座,自楼外楼成立至今仅他一人。

而拥有空间类异术的异人,凡是出来行走江湖的,无一例外都在异人史上大放异彩。

“你是说,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,或许是先天空间类异人,

也有可能是修习了什么空间类的异术?”林贺诧异道。

徐娇点了点头,好像也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顺。

君拓叹了一口气,“唉,阿南输的不冤啊,就是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受得住这个打击。”

“以南侄子,本就是龙凤之姿,这点小挫折,也必定只会令他更上一层楼,哪还有什么倒退的道理。”林贺道。

君以南到底是经受过历练的人,前面虽然发狂了一阵,但很快就稳住了内心,找准机会,脚掌猛然一跺地,借助着顶尖的身法,来到齐天一面前,数秒之内数十掌击出,可齐天一明明就站在他面前,自己也明明朝着那个方向击出,可齐天一就是毫发无伤。

擂台中无论君以南使用什么样的异术,要么便凭空消失,要么便被齐天一轻易的躲避。

“为什么?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君以南抱头怒吼。

“放弃吧,只要你站在我的领域当中,你的一切,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包括你的身体状态、进攻的时机、修为的高低等等,就算你能一秒击出上百掌,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秒一掌罢了。”

“不,不,不!”君以南仿佛发疯了一般,就连攻击都不再是精准攻击,而是包含整个擂台的大范围异术,“我不信!!!”

齐天一依旧随意的移动身形,“况且我是君主,你是臣子,你对我攻击本就是大不敬,就算被你击中,我受到的伤害也是微乎其微,而我就算随意一击,都蕴含着莫大的能量,这便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!”

话音刚落,左脚轻微一踏,登时整个擂台自上而下,全部破碎,在外面看来好似擂台的高度瞬间下降了不下三米,那被震飞的碎石,全都有序得升起,以开、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八门为核心,布下阵法将君以南困在其中。

此阵法一出,再加上听到擂台中两人的对话,原本说齐天一不懂奇门的徐娇,突然睁大眼睛,轻捂着嘴,继而站起惊道:“九天奇门!”